夜幕澜珊

白露晰,蒹葭苍
萧渊离,夜澜怅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账号卡十三【运动会】

失踪人士回归/
照旧啊/
+♥+:;;;:+♥+:;;;:+♥+:;;;:+♥+:;;;:+♥+:;;;:+♥+:;;;:+♥+:;;;:
叶修:到底有多少人认识沐秋啊【烟.jpg】

苏沐橙:应该还是挺多的……吧?

肖时钦:听过这个人但是不认识,很遗憾。

苏沐秋:没关系,现在认识了。

叶修:没事,来日方长。

魏琛:老夫不想回忆被这夫妻俩虐的日子。【冷漠.jpg】

黄少天:魏老大说的没错!你们是不知道,当年这对狗男男在网游里虐狗虐得那叫一个高级!何止是放闪光弹!还带一堆子弹和一根却邪好么!唉唉唉你们别不信啊!我当年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

君莫笑:【冷漠.jpg】

夜雨声烦:虽然主人说的很对,但是不得不说,叶修前辈的一叶之秋和苏沐秋前辈的秋木苏联手真的很强。

索克萨尔: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爆出来的意外,一叶之秋,秋木苏,沐雨橙风会给我们带来绚丽的三核时代剑与诅咒,繁花血景,双鬼组合,拳与杖,枪王配斗神都只能靠边了。

大漠孤烟:嗯。

石不转:同意。

李轩:这还真是……害怕……

吴羽策:下次来试一次好了。

周泽楷:前辈,佩服。

江波涛:我和小周都挺佩服苏沐秋前辈的。

无浪:无论是从带着苏沐橙小姐长大,到和叶修前辈能够配合熟练;还是一叶之秋的却邪到君莫笑的千机伞。

一枪穿云:真的很厉害。

沐雨橙风:主席要炸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苏沐橙:沐雨怎么了?

沐雨橙风:主人TAT……主席说为什么几分钟不看着你们你们就又跑去打游戏了

楚云秀:主席为各位操碎了心啊

叶修:有王大眼给微草那群熊孩子操的多?

喻文州:真是对不起主席了

方锐:诶老叶这话有理,看人家王爸爸给微草做了多少。

魏琛:微草的小兔崽子以后要懂得感恩啊。

刘小别:小兔崽子什么鬼?

高英杰:我们一直都很感谢队长的!

舒可怡:毕竟是王队一手调教出来的人

舒可欣:调♂教♂

柳非:不不不!不吃王高!

叶下红:乔高方王!

飞刀剑:这种时候总感觉差了谁……

鬼刻:小戴呢?

鸾辂音尘:哦我看到了cp!生灵灭你别拉我!mnvgkjghklgdsdegbv

王不留行:【冷漠.jpg】

王杰希:制队不严是我的错。

不知道为什么账号傲娇,新账号惊雷落也在写文,大家可以继续围观

【瓶邪】倾十年换一生

ooc严重/我保证不虐/小学生文笔/瓶邪大法好

+♥+:;;;:+♥+:;;;:+♥+:;;;:+♥+:;;;:+♥+:;;;:+♥+:;;;:+♥+:;;;:

不出吴邪的所料,张起灵什么都不记得了。

张起灵,不记得谁是吴邪,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为什么留在青铜门后,也不记得2015年8月17号那一天,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守在长白之巅,为什么他们手中拿着一条有一条的长文,还有人高喊“恭迎吾皇”。

然后一个架着眼镜的男人逆光站在他眼前,笑得温和:“小哥,我来接你回家了。”

家……?那是什么?

张起灵茫然的点点头,他觉得这个叫做吴邪的人他可以信任。 跟着吴邪回到杭州,他听着吴邪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

他守在青铜门内十年,似乎一直有一种感情,一种友人之上的感情。他要回到一个人身边,那个人是谁,他不记得了,但是那种离开他刻骨铭心的心痛依稀能够回忆起。

一年了,从青铜门里出来了一年,一直跟在吴邪身边,吴邪变了很多,和他记忆里思念的那个男人似乎不太一样。这样的吴邪好像不再需要他的保护,他不仅可以保护好自己,而且可以斩破一切迷雾,看清真相。

记忆中的他有些犹豫,温柔;现在的他干净利落,冷血。
他身边多了很多人,有新的心腹和可以交心的人。那么,自己呢。自己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记得,几乎是他的累赘。

“小哥,怎么了?”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吴邪。

张起灵摇摇头 继续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生日快乐。”张起灵茫然的回头看着端有蛋糕的吴邪:“谁的生日?”吴邪放下蛋糕,坐到张起灵身边,与人十指相扣:“你的。小哥,欢迎重生。从今往后,我不要再和你分开”

倾十年,换一生。如得你心,不虚此生。

今天是我过得最棒的生日!

大概会封笔,我以后不会继续唱歌,也不会继续写文了。
欠的债,我慢慢还给各位。
对不起,因为在各种努力过后我没有得到肯定,四个人在一间房间,三个人给予我的都是嘲笑。
我有点撑不住。
实在抱歉。

夜幕澜珊,敬上。








😂那是不可能的。
弃坑我一定会被打,此刻要学习兴欣的没下限没节操二人组!

【喻黄】水能载舟亦能煮粥

cp有/ooc严重/黄少生日快乐。/来自时差党的问候
(ノ°ο°)ノ前方高能预警
(*°ω°*)ノ"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蓝雨的训练室今天很安静,对没错,安静的只有戳鼠标敲键盘的声音。据蓝雨暴力奶哦不是,据蓝雨徐景熙坦言,就在黄少天今天早上愉快的蹦起来准备好好庆祝生日的时候,被喻文州笑眯眯的塞回了被窝里,然后给了支体温计,38℃。
所以说,年轻人,要节制。
你看着一个不注意就给小受弄得发烧了。

喻文州此时此刻正站在厨房的案板前,挽起队服蓝白相间的袖子,给发烧的黄少天煮粥。对于病人这种生物,自然是要吃的清淡些,于是白菜和大米就出场了。所以说,喻队真的不手残!你们看看这白菜切的,速度又快动作又帅。
不得不说,喻队大概是被蓝雨挑食的大小剑客锻炼出了贤夫良父的技能点,不但联盟第一苏,还做的一手好菜。
“队长,我真的没事,吃点药就好了,一定不会耽误的好不好?”黄少天像只无害的兔子一样趴在床上“队长我保证不耽误训练,你就放我去庆祝生日好不好?好不好?”喻文州端着碗白粥,站在床边看着兔子“当然可以,但是少天今天要乖乖吃饭哦。”兔子有些茫然的看着喻文州煮好的白粥“队长我把这碗粥喝了就行么?”
喻文州笑而不语。
黄少天兔子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却再次被队长压了回去。喻文州勾起唇角“少天乖,你还在发烧,我喂你。”为了出去庆生的蓝雨剑圣只好安静的扔队长一口一口吹凉粥喂自己。
“队长……你能告诉我这粥旁边这碗绿色的黏黏的东西是什么吗!?”“是少天今天的午饭。”“队长我不吃秋葵!那种黏黏糊糊的东西恶心到死!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灭绝人性的东西!”“少天听话,秋葵对身体好。”喻文州趁人说个不停的时候夹起片秋葵塞了进去。黄少天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少天,还是不好吃么?”黄少天幽怨的小眼神随着秋葵飘了过来“队长你难道不觉得这东西吃到嘴里黏黏的特别恶心么!就像那个那个……泥鳅!对!就像捏着泥鳅外面那一层!”“少天,吃完我就放你出去玩。”喻文州无奈,夹起另一块放到自己嘴里看着继续吐槽的黄少天,认真道:“少天,这其实不难吃。”
黄少天的脸色更难看了“队长以后我们能不能不要吃那么反人类的东西,我感觉它一直敷在我嗓子里!队长你干什唔……”话音未落,喻文州就单手抬起黄少天的下巴吻了上去,把嘴里喊着的秋葵送了过去。
放开脸红的像只虾的黄少天,喻文州轻笑“少天,还黏么?”“不,不黏了……”“如果少天觉得不黏了,那我就这样喂完少天好了。”“队长你在干什么!我自己……”
黄少天小朋友,你还是too young too think poor。

圣十字大教堂的光与影

云附×师附

云附×师附
不服憋着,没兴趣陪你们撕。

状元之位,历来都是各个学校的必争之誉。
然而,没有任何一所学校可以独霸这个位置。
云附看着面前沾沾自喜的师附弯了弯眉毛:“怎么,中了次状元就学习小公鸡小尾巴翘上天了?”“喂,怎么说话的,不止一次了吧,我们状元也不止这一个。”师附看着眼前这人云淡风轻的模样有种掀桌的冲动:“怎么?最高学府的云大附中连个状元也不出不了吗?别愧对这名字!”
“我觉得你应该很清楚,如果要比比优秀率,我们永远最强。”一张张小小的成绩通知单安静的躺在桌面上,上面凝聚了孩子们的三年青春。
“小师附,不觉得这样的模式很可笑吗?他们拼搏了三年,最终能在哪一所学校就读高中,是重点高中还是职高中专,就只凭借这张纸。”云附换了个坐姿,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这是种悲哀的制度,因为这样的制度,到底有多少孩子走错了路?他们没有时间发展兴趣爱好,甚至很多时候投入了精力也得不到回报。”
“输了就是输了!”师附有些愠怒,他站在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子:“云附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拿不到状元就和我讨论制度?可笑!”这次的中考,师附的表现出乎意料,许许多多的题目如他所料。
“没有什么意思,别想太多。”云附整理着桌上的成绩单,抬眸扫过师附:“快公布成绩了,怎么还在我这儿站着?”
片刻无言。
云附看着眼前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师附,低低的笑了声:“怎么了?”师附咬了咬下唇:“这一次…16届估分的时候我放了假消息就是570以上有几百人的那个…我感觉我好像因为这个让你的很多好学生不敢报我们学校的高中部…”“这是他们的选择,我的小师附还真傻呢,无论哪一所学校,都要并肩和其他省竞争,人才是要我们共同输送的。”云附长臂一伸把师附拉进怀里:“不重要,下一次,状元会回到我这儿的,你的优秀率能不能上去一点儿呢?”
“谁会把状元还给你,下次,下下次,每一次,状元都是我的!”
“拭目以待。”

破三百粉点文,先到先得,头三啊!

肖戴
韩张
周江
瓶邪
黑花
胖云【胖子×云彩】
祝松
嗯就这些!

玻璃伞【韩张】

ooc ooc ooc严重/私设浩如东海/韩张不谢/你问我带不带账号卡?当然带!/小学生文笔
想好了啊!
真的想好了?
好吧(∩_∩)
在霸图内有这样一个说法:张新杰副队长只用玻璃伞。至于原因,目测除了石不转没人知道。于是众霸图卡纷纷集火询问石不转。
然而,石不转只是笑眯眯的拍拍长河落日顺便奶一口:“以后你们就知道了。”下一秒就被大漠孤烟给扔了出去。
求众人【卡】心理阴影的面积。
但是同样的有另一个说法:韩文清队长从来不用伞。
而且谁让韩文清打伞那下一秒不但会交钱包也会交存折,比如可怜的霸图经理。
我们可亲可爱的霸图正队长为此经常会感冒发烧什么的然后带病训练。只不过第四赛季之后,再也没有这种情况,大概是有张新杰出门带伞顺便给韩文清挡雨。其实韩文清一开始是拒绝的,结果在某场友谊赛他和大漠孤烟就被张新杰带着石不转给放生了【据霸图某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季某透露,第二天,张新杰和石不转竟然黑着脸迟到了,原因不详】。
于是只能默默地接受张新杰给他挡雨了。
张新杰曾经不喜欢用玻璃伞,因为这种伞是塑料的,用的时间一长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而且基本买不到能折叠的玻璃伞,占位置。
但是韩文清不喜欢打伞,也讨厌其他人帮忙打伞,如果就这么默默接受张新杰给打伞还不反抗那么估计八卦会铺天盖地的朝他们飞过来,比如霸图正副队长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或者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私情什么的。【据雷霆戴某所言:那真是极好的】
后来,张新杰就换了玻璃伞,透明的,韩文清可以当做没看见那把伞。
两人的关系早就确定好了,是搭档,也是恋人。
可也只有职业选手们才清楚,知情者都心照不宣,无一人曝光。
原因很简单,他们所在的国家,很多人都没法接受这样的感情,会认为这是变态。
一旦爆出,那么两人就会像那把玻璃伞捅到墙上一样,折断,然后,一文不值。
所以就这样也不错,看得清彼此,能够替彼此遮风挡雨,相互依靠,走完一生也是很棒的结局。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匪石不转,我心不朽
大漠十年征战,匪石多年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