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澜珊

白露晰,蒹葭苍
萧渊离,夜澜怅

云附×师附

云附×师附
不服憋着,没兴趣陪你们撕。

状元之位,历来都是各个学校的必争之誉。
然而,没有任何一所学校可以独霸这个位置。
云附看着面前沾沾自喜的师附弯了弯眉毛:“怎么,中了次状元就学习小公鸡小尾巴翘上天了?”“喂,怎么说话的,不止一次了吧,我们状元也不止这一个。”师附看着眼前这人云淡风轻的模样有种掀桌的冲动:“怎么?最高学府的云大附中连个状元也不出不了吗?别愧对这名字!”
“我觉得你应该很清楚,如果要比比优秀率,我们永远最强。”一张张小小的成绩通知单安静的躺在桌面上,上面凝聚了孩子们的三年青春。
“小师附,不觉得这样的模式很可笑吗?他们拼搏了三年,最终能在哪一所学校就读高中,是重点高中还是职高中专,就只凭借这张纸。”云附换了个坐姿,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这是种悲哀的制度,因为这样的制度,到底有多少孩子走错了路?他们没有时间发展兴趣爱好,甚至很多时候投入了精力也得不到回报。”
“输了就是输了!”师附有些愠怒,他站在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子:“云附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拿不到状元就和我讨论制度?可笑!”这次的中考,师附的表现出乎意料,许许多多的题目如他所料。
“没有什么意思,别想太多。”云附整理着桌上的成绩单,抬眸扫过师附:“快公布成绩了,怎么还在我这儿站着?”
片刻无言。
云附看着眼前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师附,低低的笑了声:“怎么了?”师附咬了咬下唇:“这一次…16届估分的时候我放了假消息就是570以上有几百人的那个…我感觉我好像因为这个让你的很多好学生不敢报我们学校的高中部…”“这是他们的选择,我的小师附还真傻呢,无论哪一所学校,都要并肩和其他省竞争,人才是要我们共同输送的。”云附长臂一伸把师附拉进怀里:“不重要,下一次,状元会回到我这儿的,你的优秀率能不能上去一点儿呢?”
“谁会把状元还给你,下次,下下次,每一次,状元都是我的!”
“拭目以待。”

评论(1)

热度(3)